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小说屋 > 现代都市 > 精选全文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

精选全文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

桐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容烟温景初,由作者“桐香”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珠花,便听到容烟声音迷糊的道,“这些东西挺贵重的,要放好。”“嗯,你头抬一下,把这边的也摘了。”容烟刚刚已经睡得半熟,此刻醒了也不愿动,“头太重了,我抬不动。”见她迷迷糊糊的样子,温景初只好自己动手将她的头抬起。有一些发饰温景初不知道是怎么别上去的,小心翼翼搞了许久才将全部发饰都拿了下来。把最后一朵珠花拿下时,温景初也......

主角:容烟温景初   更新:2024-02-14 18: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烟温景初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全文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由网络作家“桐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容烟温景初,由作者“桐香”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珠花,便听到容烟声音迷糊的道,“这些东西挺贵重的,要放好。”“嗯,你头抬一下,把这边的也摘了。”容烟刚刚已经睡得半熟,此刻醒了也不愿动,“头太重了,我抬不动。”见她迷迷糊糊的样子,温景初只好自己动手将她的头抬起。有一些发饰温景初不知道是怎么别上去的,小心翼翼搞了许久才将全部发饰都拿了下来。把最后一朵珠花拿下时,温景初也......

《精选全文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精彩片段


温景初伸手搂着她稍显单薄的肩膀,低眸只能看见容烟半张侧脸,画着精致妆容,小巧的耳朵上挂着红宝石耳坠。


发髻上佩戴着精美的发饰。

好像是比她刚回洛江时瘦了一些,医院的工作并不轻松。

温景初心里疼惜,若是容烟并不是热爱这个职业的话,他宁愿容烟换一份工作。

他抬手想将容烟头上的发饰摘下,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才拿下一朵珠花,便听到容烟声音迷糊的道,“这些东西挺贵重的,要放好。”

“嗯,你头抬一下,把这边的也摘了。”

容烟刚刚已经睡得半熟,此刻醒了也不愿动,“头太重了,我抬不动。”

见她迷迷糊糊的样子,温景初只好自己动手将她的头抬起。

有一些发饰温景初不知道是怎么别上去的,小心翼翼搞了许久才将全部发饰都拿了下来。

把最后一朵珠花拿下时,温景初也深深的松了口气,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将她的头发给扯了。

脸颊再次贴上男人温热的胸膛上,容烟蹭了蹭,调整坐姿再次睡了过去。

温景初目光低垂,只要他低头便能瞧见那柔软起伏,紧身的旗袍将她的好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另一侧更是紧贴在他的胸膛上,清晰的感受到那一份柔软细腻。

男人喉咙轻滚,轻轻的吐了口气,又将视线挪开转移到窗外。

洛江夜景璀璨繁华,从车窗倒退。

此刻也不过夜里九点,正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

温景初最后干脆闭目养神,只是闭着眼睛没有睡着。

怀里的人儿呼吸均匀,估计已经熟睡。

半个小时后,黑色宾利缓缓在别墅门口停下。

低头瞧了眼容烟熟睡的样子,温景初轻轻的将她放在后座上,先下了车再将人抱了下来。

才走了几步,怀里的人悠悠的睁开了双眼。

容烟睁眼便见男人半张硬朗的侧脸,往下是修长脖颈。

她声音含糊的问,“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着,不舍得吵醒你。”

容烟也没打算下来,就这样窝在他怀里,任他抱着进了别墅,随后上楼回了卧室。

抱着她走了一路,温景初也不带喘的,气息稳定。

不得不佩服。

温景初常年都有锻炼,家里有一间健身房,里面各种锻炼器械都有。

腹部那六块结实的腹肌就是他锻炼的最好证明。

容烟也顾不得那么多,进了房间把高跟鞋脱了直接光脚在房间走。

刚睡了一觉醒来,脑袋懵懵的,坐在沙发上发呆。

温景初给她接了杯温水,又把她的拖鞋给她拿了过来。

容烟拿着水杯喝了半杯,身旁挂着温景初脱下的西装外套,里边口袋手机在嗡嗡的震动。

她转眸寻了一圈,只见衣帽间的门开着,灯光明亮。

估计是进去拿睡衣了。

容烟从他口袋将手机拿了出来,是温书泽的电话,她干脆接了电话。

电话刚接通,温书泽紧张的开口问道,“哥,没打扰你的好事吧?”

新婚之夜,谁也不想打电话来打扰。

可徐有宴跟盛哲在酒店外打了起来,好像还是跟嫂子的朋友有关,这事他得告知大哥一声。

电话里陷入了安静。

容烟清了清嗓子,温声道,“你稍等一下,我把电话拿给他。”

温书泽:“……”

忽然觉得尴尬起来。

晚宴上大哥才交代了不要在嫂子面前说这样的话。



容烟有点不自然。


而赵暖双眼噌的一下亮晶晶的,“真的吗?那真太好了。”

“天天不是工作就是在家躺着,完全没有机会认识男生,那就说好了啊,你帮我问问。”

赵暖又撒娇道,“容烟,我能不能脱单就看你了啊,要是我脱单了,我就让我妈给你腌豆角,腌很多很多。”

容烟喜欢吃腌豆角,赵暖前段时间拿了小瓶放在办公室,偶尔下夜班在饭堂就着喝粥。

给容烟吃了一次,不料她就馋上了,那玻璃瓶都空了。

容烟止不住的笑意盈盈,“行,等婚礼过后吧。”

现在温景初不但要忙婚礼的事,还要忙工作,两头都忙。

容烟不想这个时候再给他添负担。

赵暖点头,“好。”

下午六点后,容烟从医院走出,走在街上时身后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

“大嫂,等一下我。”

容烟回头,看到是温书泽。

温书泽跑过来的,气喘吁吁,“我没开车来,蹭大哥的车回去。”

“哦好,你大哥在前面路口等着,我们过去吧。”

两人隔了一步距离,一前一后走着,温书泽跟在容烟身后。

“那不是温医生跟妇产科新来的容医生吗?”

“我听说她比较高冷,不怎么跟人亲近,看着她跟温医生倒是挺熟的。”

“对了,周明,赵暖跟她聊得来,你跟赵暖那么熟,应该知道一点吧?”

“不知道,我没那么八卦。”,周明冷淡道,撇下身后的几个同事自顾自走了。

留下几个同事面面相觑。

“你也是,你不知道周明之前追容烟吗?没追到,容烟跟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结婚了,人家心情抑郁着呢。”

“追容医生的人多的是,没追上很正常,她长得那么漂亮,眼光肯定也高啊,拿我们撒什么气,心里就没点数吗?真是的。”

容烟是第一次以温景初妻子的身份回温家老宅,她以前也随外公来过这里做客,如今换了身份,心境似乎也有点不一样。

刚到门口就看到管家在门前候着,明显是在等他们。

进了客厅,温老爷子,温伯伯,孟姨三人都坐在客厅里。

看到她与温景初,温书泽三人一起回来,就连一向比较严肃的温伯伯都喜笑颜开的。

容烟礼貌的一一叫人。

她还是按照以前的叫法,这边的习惯等婚礼后再改口。

温筠笙直接无视两个儿子,笑着开口道,“容烟快来坐下喝茶,工作一天累坏了吧。”

温书泽笑嘻嘻的凑了过去,“爸,我也忙了一天。”

温筠笙对小儿子最是宠爱,也由得他撒娇,“知道,已经让厨房炖了你最爱的老鸽汤。”

闻言,容烟想起了她刚进医院没几天时温景初给她送过一次汤。

如果没记错,那正是老鸽汤。

还记得她问温景初,“要不要让温书泽过来喝汤?”

温景初当时是怎么说的?

他回答得毫不犹豫,“不用,他不喜欢喝。”

而今天温伯伯说温书泽最爱喝老鸽汤。

容烟狐疑的扭头看向身旁一脸淡定的温景初,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温景初也侧眸看向她。

电光石火之间,某些记忆涌向脑海里,温景初摸摸鼻子,轻声淡然道,“原来书泽喜欢喝啊,我不太清楚,毕竟不是我儿子。”

男人黑眸如漆,从容镇定的与她对视,打消了她几分怀疑。

但容烟心里还是存疑几分,毕竟温景初道行高深,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一如既往的淡定,很难从他的面目表情中分辨出是否在说谎。



她以前听外婆说过温景初的母亲在他还不满三岁的时候就离婚了,进了娱乐圈当导演。

当年温景初的母亲铁了心要离婚,温奶奶跟温爷爷考虑到温景初年纪还小,让她别离婚,孩子需要母亲。

只是她狠下了心,什么都不要,只要自由,答应了温家的要求,离婚后温景初归温筠笙。

温筠笙气她的决绝,答应离婚的前提是以后不许她再出现在他们父子面前。

她答应了。

连儿子也不要了。

容烟只知道这么多,因着温家不愿意提起,也没有人敢谈论这件事。

姜媛就是温景初的母亲?

难怪温景初看电影时脸色异常的冷淡。

这件事站在不同的人的角度看,也都能理解,但最无辜的无疑是温景初。

父母离婚时他还不满三岁,这个年龄还不明白母亲为何那样无情的离开他,也不明白为何要离婚。

如果温景初的母亲真的是姜媛,看了这场电影后,容烟大概能明白她当年为什么那么坚决要离婚。

姜媛导演是个有野心有追求的人。

容烟也明白温景初的感受,她也曾那样被抛弃,她心疼的将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握了握了他的手。

男人的手掌心气息滚烫,骨骼也大,轻而易举的可以将她的手包裹住,有些用力的攥着。

容烟低声问他,“温景初,我们先走吧。”

温景初薄唇紧抿,须臾,他才低沉的“嗯”了声,牵着容烟的手往外走。

两人的位置就在过道旁,周围的人的注意力都在台上与明星互动,也没人注意他们的动作。

台上姜媛看到温景初带着那个女孩离开,瞬间慌了神,耳朵嗡嗡的听不进别人的话。

主持人再三喊了她,“姜导演?”

身边人碰了碰她,姜媛才反应过来,匆匆回答了问题后交代了声就追了出去。

温景初牵着容烟的手出了放映厅,身后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

姜媛看到前面的人后声音焦急的喊道,“景初……”

不难听出她声音的哽咽。

容烟回头瞥了眼,身旁的男人虽然没有回头,却慢下了脚步,握着她的手也更紧了些。

她仰头看向温景初,只见他紧绷着的下颌线,面容恬淡如水。

但从攥着她手的力度可以感受得到他的情绪。

“我去外面等你?”

容烟轻声细语的问道。

思忖片刻,温景初松开了她的手,语气缓和,“到大厅坐着等我一会。”

“好。”

这边鲜少人走动,温景初看着容烟离开后往旁边走去。

姜媛会意也跟着过去,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极力克制也无法压下心中的波涛汹涌。

没有母亲是不爱子女的,她跟温筠笙的婚姻失败,她不后悔离婚,但这么多年过去,内心没有一刻是安稳的。

她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温景初。

眼睛湿润,姜媛哽咽的再次喊他的名字,“景初,妈妈没想到你会来看我的电影。”

温景初单手扶正腕表,倚靠在墙边,不冷不淡的开口,“陪未婚妻,不知道是你的电影。”

如果事先知道会在电影院看到她,温景初想,或许他不会来。

那女孩是儿子的未婚妻。

也对,下个星期他就满三十岁了。

儿子都三十岁了,当年她离开的时候他不过才三岁。

二十七年过去了,眼前的人已不再是哭闹着要她抱抱的小孩子,而是经历了商业场上的洗礼,沉稳不惊的“温总”。


周明收回目光,甚至没有转头看赵暖,语气平淡的问她,“老同学,你谈过恋爱吗?”

赵暖端着饭盘在容烟原先的位置坐下,略带愤恨的说,“哪有时间?我甚至没有和男人亲过嘴,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周明:“所以你不知道心动是控制不了的。”

他第一次见容烟是在天台上,不经意看见。

美得让人惊艳,让人一眼便被吸引。

周明第一次见到像容烟这般气质清丽脱俗的人,很有东方古韵之美,明眸皓齿,清静如菊,一颦一笑都让他动心。

医院里对容烟有喜欢的男同事不止他一个。

但容烟清冷寡言,除非是工作上需要沟通,平日里几个人在一起聊天,她都极少参与,对待男同事更不用说,稍一靠近她就远离。

赵暖跟容烟的相处并不久,但对她也有一些了解,语气严肃的对周明说,“周明,我管你心动不心动,容烟不喜欢别人多打搅她的工作生活,希望你不要拿着你的喜欢去打扰她。”

周明不语。

没有结果的喜欢注定是遗憾,还只是自己的遗憾。

她可是看得出来,容烟对周明跟对其他男同事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跟容烟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容烟身上的气质以及言谈举止都可以看得出她出身不平凡。

像她跟周明,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见识上就比不上容烟。

见过了珍珠,怎么可能会喜欢鱼目。

同学一场,该劝的都已经劝过了,听不听就由他。

趁着午休有时间,赵暖去找容烟,手上提着家里带来的水果。

见容烟在办公室里双眼直直的盯着桌面的手机在看,像是是在沉思。

赵暖在她眼前挥了挥手,“容烟,你在发什么呆呢?”

容烟将手机收好,看到赵暖手里的水果,笑意盈盈道,“专门给我送水果来?”

“是呀,我妈从老家寄过来的,带给你尝尝。”

容烟也没跟她客气将水果收了下来,从抽屉里将明希的签名照拿了出来,“赵暖,你闭上眼睛,给你个惊喜。”

赵暖照做,嘴角弯起弧度,“什么惊喜,这么神秘?”

“等会你就知道了。”,她将签名照用礼物袋子装着,拿了出来摆在赵暖的面前,“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赵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立即惊出鹅叫声,“啊!明希的签名照,天呐,你从哪里搞来的?”

她激动得捧起容烟的脸要亲下去,吓得容烟连忙躲开,“哎,不用这么惊讶,淡定淡定。”

看着赵暖开心得在办公室里直蹦哒,幸好没其他人在这里。

“这可是明希的签名照,明希的亲笔签名,上面还有给我的鼓励,你还没告诉我是怎么拿到的?”

容烟也坦然,不打算瞒她,“我跟她是朋友,但这事你不要跟别人说。”

明希是当红的一线流量明星,她担心被其他人知道了会有一堆人要问她拿签名。

赵暖好奇但不惊讶。

“容烟,谢谢你,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她只跟容烟提过一次喜欢明希的事,没想到容烟就放在心上了,还帮她拿了签名照。

“不客气,就当是答谢你给我带水果。”

赵暖不打扰容烟休息,蹦哒蹦哒的离开了,容烟一脸无奈的笑着。

她打开手机再看了眼裴端的短信,以及那几张照片。

是怕她不相信,裴端才特意拍了几张照片。

这些的确是妈妈的旧物,妈妈有写日记的习惯,静下来时也喜欢作诗,当年妈妈去世后容家也乱成了一团,外公外婆忙着料理后事还得分心照顾她,裴家却也不打算理会。

过后裴家也将妈妈的东西都整理出来归还给容家。

容烟是知道有这些东西的,她找不到以为是被烧了。

原来是被裴端收着。

现在他要用这些旧物威胁她去吃饭又是为了什么?

想必是有求于她。

容烟没有着急着回信息,该急的人不是她。

晚上下班回到欧华庭,刚进门就闻到一股烧糊的味道,厨房里传来叮当叮当的声音。

容烟赶紧换了鞋子进去,快步走到了厨房,果然看到明希在厨房忙活,“大明星,怎么心血来潮亲自下厨了。”

看到原本收拾干净整齐的厨房已经完全变了样,容烟无奈又觉得好笑,还是第一次见明希无措的样子。

她撩起袖子过去收拾残局。

明希见她过来也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以前我还是可以简单做几个菜的,久了不做饭水平都打回去了。”

“久了不做就生疏了嘛。”

容烟有条不紊的收拾着被弄得乱糟糟的厨房,明希买了一条鱼,幸好她还没霍霍这条鱼,晚上还有肉可以吃。

“也是,自打进了娱乐圈,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也没再进过厨房。”

她也帮着容烟收拾,略带遗憾的说,“唉,我还打算跟你学做饭,休息了这么久我经纪人看不下去给我接了综艺。”

原本今晚想给容烟做一顿饭的,感谢容烟这段时间对她的照顾。

没想到……

对自己的厨艺一言难尽。

容烟笑着安慰她,“没事,等你以后有空我再教你,来日方长。”

“容烟,你太好了,要是能把你带在身边就好了。”

容烟调皮的回,“要不你招我当助理吧,给我开高点的资,我天天给你煮好吃的。”

“算了,容医生救死扶伤,我哪能这么自私。”,明希给容烟打下手。

半小时后,一桌热腾腾且冒着香气的饭菜被搬到了餐桌上明希开了瓶极好的红酒。

容烟周五周六这两日轮休,明天不用去医院,她给自己与容烟的杯子里都倒了半杯。

过了会儿,容烟将最后一道菜拿了过来,在明希的对面坐下。

在容烟拿起酒杯时,听到明希说道,“我先拍张照片发微博。”

这段时间她一直休息,粉丝们也不知道她的安排,一直催着工作室发行程安排。

她特意将两人的手拍了进去,省得让人以为是谈恋爱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容烟等她发完微博才举起杯,手机嗡的响了一声。

温景初:明天有空吗?朋友送了我一串佛珠手串,我拿给你。


至于喜欢,容烟觉得没有。

温景初找她结婚,也是因为觉得合适,这是他说的。

也幸好没有喜欢,这样她没有心理负担,不然她会觉得婚姻里两人的关系不对等。

赵暖也没有再说什么。

毕竟只是她觉得。

如果她没有看错,那也是时间问题,时间久了容烟也会感受到。

别人的事作为外人不好说太多,适可而止。

赵暖坐下后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两人听到动静时就抬头看了过去。

“秦医生,要一起吃点吗?”,容烟问。

秦医生摇头,“不了,你们吃吧,我也准备了宵夜。”

她看着容烟跟赵暖的眼神淡淡的,并不想跟她们走得近。

这么明显,想要人看不出来都不行。

容烟也只是本着礼貌问一下而已,都是一个科室的医生,抬头不见低头见,容烟并不想大家关系那么紧张。

但不是她想这样,而是秦医生想孤立她。

既然这样,容烟也没什么好说的。

秦医生拿了本笔记本就出去了。

赵暖这才小声说道,“怎么感觉现在她藏都不想藏一下了?”

容烟语气也平淡,无所谓的解释了下,“过几天有台大型的手术,跟心外那边合作,孙主任跟心外的主任一起亲自上场,她点名要我当二助。”

赵暖明白了。

都是同一时期进来的,孙主任看重容烟。

她们新医生的试用期还没过,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参与这样重要的手术。

容烟也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新入职的几个医生里,孙主任喜欢她也是因为她的能力。

以前在溪北的时候外公确实拖了关系让人格外照顾她,开始的时候她不知道,知道后也不想再待在那里工作。

而这一次,她面试进来全是靠自己的实力。

她不用心虚。

赵暖也不知道容烟在想什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想了想,一直觉得在哪里见过容烟的未婚夫。

她看到桌上放着的明希的照片,猛的拍了拍桌面。

就说嘛,总感觉他的名字有点熟悉。

一时又没有想起来。

温景初。

温氏集团。

前段时间跟明希传了一下绯闻,但很快被澄清了。

赵暖赶紧掏出手机翻了翻之前的绯闻。,“这明明是容烟呀。”

赵暖心里波涛汹涌的。

家里边安排的相亲对象是温氏的总裁。

那容烟的家境……

她就觉得容烟出身不平凡,也没想到这么厉害。

难怪容烟叮嘱她不往外说。

赵暖给容烟发信息,原来你未婚夫是温氏的总裁!

容烟想起之前狗仔乱报道温景初跟明希的事,赵暖又这么喜欢明希,知道了也不奇怪。

她交代赵暖,先别跟其他人说,免得又有人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自她进医院工作后,关于她走后门的流言不断,大家看到她的实力后才勉强将流言压下。

要是让人知道温景初的身份,又该有人说了。

赵暖:好,放心吧,我会守口如瓶的。

容烟抽空回了信息,“谢谢,我婚礼在下个月26号,请柬做好了再拿给你。”

婚礼就请些亲近的亲戚朋友,容烟并不打算邀请医院的同事。

赵暖回,好,我提前跟人调好时间。

容烟第二天十点左右才回到欧华庭,开门时听到里边传来动静。

进去便看到明希坐在客厅里,怀里抱着一只小小的萨摩耶。

“今天早上回来的吗?怎么买了只小狗?”

小说《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