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小说屋 > 现代都市 > 热门作品重生后,她和阴鸷大佬共谋天下

热门作品重生后,她和阴鸷大佬共谋天下

兔紫月上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重生后,她和阴鸷大佬共谋天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兔紫月上”,主要人物有宋初语林清远,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走了:“你等着,这件事交给哥哥们了,给他们的脸。”林清远急忙拱手:“多谢众位兄长,有劳了。”这么多人同时找孔庆麻烦,他还不找个大山靠着。……林清远送走几人,没去严不渭赁的院子,但既然买下来了,就有买下来的去处,他也没想着退回去。只是林清远不相信天下有不透风的墙,尤其他二舅哥办事,免不了会走漏风声。林清远用过晚餐,陪郡主......

主角:宋初语林清远   更新:2024-02-12 22: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初语林清远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作品重生后,她和阴鸷大佬共谋天下》,由网络作家“兔紫月上”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重生后,她和阴鸷大佬共谋天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兔紫月上”,主要人物有宋初语林清远,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走了:“你等着,这件事交给哥哥们了,给他们的脸。”林清远急忙拱手:“多谢众位兄长,有劳了。”这么多人同时找孔庆麻烦,他还不找个大山靠着。……林清远送走几人,没去严不渭赁的院子,但既然买下来了,就有买下来的去处,他也没想着退回去。只是林清远不相信天下有不透风的墙,尤其他二舅哥办事,免不了会走漏风声。林清远用过晚餐,陪郡主......

《热门作品重生后,她和阴鸷大佬共谋天下》精彩片段


“贤弟,你如此带哥哥们,老哥也不能亏待你,红颜楼有一批姑娘今晚第一次挂牌,老哥给你准备了一个。”

宋初杰也点点头,他是向着妹妹,可现在林清远是同甘共苦的兄弟,兄弟之间当然比妹婿更重要,这是林清远该得的。

林清远闻言,不解询问:“是整个买下来了,还是只一晚?”

严不渭就喜欢林老弟憨厚老实的无知劲:“哥哥能亏待你,当然是买下来了,不单买下来了,哥还帮你在外面赁了一座宅子,保证郡主什么都不知道。”

宋初杰也点点头:“都是不渭的一点心意,不收就是看不起兄弟们了。”

林清远你知我知的跟哥哥们一笑:“多谢众位兄长。”

“我们谢你才对,该吃吃该喝喝,以后在上京城谁敢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我们面子。”

林清远闻言,点点头,继而恍然:“说起来小弟真有一件事问众位大哥。”

“哦?说。”

林清远不好意思的整整衣襟:“我最近查抄了来庄赌@#场,他们掌柜的说我不懂规矩,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我。小弟心有不安,想着我是不是做的不对,或者得罪了在座哪位哥哥家,我也好立即收回封条,再不插手。”

严不渭看眼韩老幺。

韩老幺看眼江楚:“没听说啊。”

“我娘最讨厌这些,我家也没有涉及这些场所。”

宋初杰猛然一拍桌子:“岂有此理,他们敢威胁你!”

严不渭也听出来,一些小鱼小虾,外面的人给他们一个称呼就真以为能在上京城横着走了:“你等着,这件事交给哥哥们了,给他们的脸。”

林清远急忙拱手:“多谢众位兄长,有劳了。”这么多人同时找孔庆麻烦,他还不找个大山靠着。

……

林清远送走几人,没去严不渭赁的院子,但既然买下来了,就有买下来的去处,他也没想着退回去。

只是林清远不相信天下有不透风的墙,尤其他二舅哥办事,免不了会走漏风声。

林清远用过晚餐,陪郡主散步的时候,主动向郡主交代了严不渭送他女人的事。哎,白嫣然的事刚刚过去,如今又来一个,他的信誉在郡主这里快塌的什么都不剩了。

宋初语看向他,有些诧异他会跟她说这些?一时间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他在外面应酬,那是男人的世界,一般进不了内宅,他只要处理妥当,不要闹出太不能收场的笑话,这些事一辈子都传不到她耳朵里。

林清远神色如常,似乎只是无意间说起今天外面发生的事。

宋初语慢慢的往前走着,很久没有回话。

林清远不禁有些紧张,她不高兴了?他可以先把人打发了。

“夫君。”

“嗯。”

“为什么告诉我?”

林清远茫然:“你不该知道吗?”两个人的事,他以为她在乎。

宋初语在想她应该知道吗,他每天去了哪里,应酬中揽过哪位女子的肩,喝了几杯酒,说了多少句口不对心的话。

宋初语猛然转头:“我该知道,我不准你见所有我不知道的女子!”

林清远笑了,跟着她的脚步继续往前走:“好。”

“这个你留着有用就留着了,但不许踏入那个胡同。”

林清远神色闲适:“嗯。”

“也不许在外喝多,不能跟女子逢场作戏!”

“嗯。”

“你确定?”

“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林清远突然伸出手,拉住她,撞假山上了。

宋初语伏在他怀里,目光温柔的看着他,他好好的站在这里,正值青春年华:“我何其有幸遇到你。”



“娘没有给我!”宋初礼心神顿亮,对啊!他都成婚半年了,娘还没有分家业给他!

宋初礼起身:“我去找娘。”

杜桑立即拉住他:“你去了说什么?”

“当然是要属于我的东西。”

愚蠢:“相公,娘再疼你,你也不能伤娘的心啊,你只是年龄不小了,到了该为娘分担责任的年纪,你去了,问问娘你能做什么,做的事需要不要银子打点,娘打算给多少让你练手,若是娘给了你,这些都是娘对你的心意,怎么能说是属于我们的,娘听了多伤心。”

宋初礼闻言,心疼的捧住娘子的脸:“还是夫人好,一心为这个家。”

杜桑拿下他的手:“相公好我便好,相公高兴我看了也开心。”

“你等着,爷若有了一定让你跟着享福,对了,中馈的事你跟娘说了吗?”

杜桑轻飘飘的捶他一下:“我只是看娘辛苦,才乱说的。前些日子妹妹成婚,娘差点累病了,可不是为了你方便使银子,娘现在身体好些了,我才不提。”

宋初礼只听到了,他使银子方便,如果娘子当家,他用银子可不是就方便了:“放心,我知道了,等为夫的好消息。”

杜桑深情的看着宋初礼离开,心中殷殷期盼,国公府有这么多,扔到哪里不是扔,她家就不同了,她家的兄长弟弟都是为了求学,与其扔在不三不四的地方,不如用到正途。

……

宋夫人听完长子的话,眉头蹙了起来,想起女儿回门的时候对她说,‘娘信不信,大嫂在怂恿大哥怎么从您手里拿到掌家权,不出半个月,大哥肯定要跟您提这件事,不信您可以等等看’。

如今宋夫人真听到了,心里怎么能高兴。

她本意是等女儿出嫁后就把中馈交给大儿媳,结果就晚了几天,大儿媳就坐不住了。

宋夫人一边怨女儿出嫁了也不忘给她挖坑,若是初语不提,哪有这些麻烦事,可偏偏就被女儿猜中了。宋夫人就不愿意给了:“也没什么累不累的,都是下面的人在忙,反而是你的事,说的有几分道理,就先给两个铺子、一个庄子吧,一些人情往来的应该够了。”

“谢谢娘!娘,中馈的事您真不歇歇,孩儿想让您享享清福。”

宋夫人怕自己享不起,大儿子什么德行,她还是知道的,赚银子不可能,花银子最顺手。

中馈到了他们两口子手里,不定哪天就输光了:“你媳妇出身清贵,很多事情不熟悉,我想着,让她在我身边待一段时间,对她以后也有帮助,也是你的助力,娘都是为你和你媳妇考虑,等她学好了,娘就把中馈交给她,到时候娘就等着享你们两个的清福喽。”

“娘,辛苦您了。”

“不辛苦,为了你们值得。”

“娘——”

“多大了还成天喊娘,回去吧,让你媳妇明天起搬到我这里来。”

“娘对桑桑真好,桑桑一定懂的。”

“娘只求你懂,对了,你把春来带回去伺候,免得她过来了,你身边没有知冷知热的人。”

“谢谢娘。”

“走吧,走吧。”敢肖想她手里的东西,就别怪她手伸的长。

宋夫人等儿子离开后,莫名来气,且越想越生气:“把那死丫头叫回来!”挑拨离间,她若是跟儿媳关系变糟,都是死丫头挑挑的!让她回来给自己消消火。

“娘,您这是英明,阻断了敌人的阴谋。”

宋夫人听到女儿的话,头就嗡嗡的响:“谁是敌人?谁有阴谋?你是不是不知道跟谁近,以后都不指望你大哥了!还敌人。”


“别了,现在是冬天湿着不舒服,我带她去换一下。”


来人不敢违逆:“麻烦郡主了。”说着回头打了自家儿子一下:“让你不小心。”

“没事的。”

宋初语抱着孩子往备好的院子走去,绕过垂花门时见一个侍从打扮的男子拦了一个妇人问路。

宋初语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微蕊吓的一声不吭,宋贰怎么在后宅,再联想到二公子的一些作风,微蕊细思极恐。

宋初语不动声色的带着孩子去换衣服,天堂有路你不走。

回来的时候,小姑娘重新梳了发髻,穿了一身米黄色的对襟小棉坎,肩上披了一件狐裘小披风,脑袋上叮叮当当的绑着四颗指甲盖大的金铃铛。富贵逼人又不失俏皮可爱。

妇人险些不敢认自家女儿,小模样在郡主怀里都贵气起来:“有劳郡主了。”一边给女儿使眼色,让女儿下来。

小姑娘搂着郡主的脖子不下来,她喜欢郡主姨姨。

“无碍,我带着她吧。”

“这怎么敢……”

“还挺可爱的,招人喜欢。”

上者赐不敢辞:“多谢郡主。”

看到的人不禁羡慕又感慨,那可是真金的,还有小狐裘,典当了也不少银子。

俗气。

不觉得郡主抱孩子时更有模有样的吗,谁若能投胎做郡主的孩子,得多幸福。

冬天的天黑的早一些,送客的依旧是管家和掌事的婆子。

男客宾尽主欢,尽情尽兴和林清远告别。

女客十分客套,感激不尽的和婆子告辞。

康睿站在人群中,一声不吭,他已经没了说话的兴致,今天的一切,让他觉得他以往的认知可笑又没有价值,一切都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发展,那么朝堂上呢,还可能是原来的样子?

有林清远的介入,有些笃定的事,是不是已经变了?

“康大人,一起走?”

康睿看说话的人一眼,是韩景善教导过投壶的人,不禁点点头。如果借别人的口告诉韩景善,林清远对他的恶意,他们还会这么融洽?

另一边,韩景善拍着林老弟的肩,觉得十分尽兴:“今天的事,兄长欠你一个人情,有事说话。”

林清远十分客气:“哥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那算什么事,说句话就能办成,哥说的是大事,怎么,看不起哥是不是?”

“没有。”

“你有。”

“好,弟弟有。”

韩景善笑了。

宋初杰补了一句:“信不信这小子一开始看不上我们所有人。”

三个人都笑了。

林清远也笑了:“二哥赶紧走吧,再揭短韩兄刚给的信诺小弟就没有了。”

华贵的马车缓缓驶远,至于谁看不上谁的问题,没人在意,他们一开始还看不上林清远呢,谁知道现在处成了亲兄弟,人呀,靠的是缘分。

林清远笑的脸有些僵,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小蚊子狗腿的为老爷抖抖手,放松放松。

阿寿乖巧的跟在后面,没跟他抢功劳。

……

林清远回到后院,绕了一圈发现郡主不在,本疲惫的身体瞬间精神了:“郡主呢?”

小丫头立即放下手里的活计:“回老爷,郡主出去了,交代庄姑姑说处理一点事,晚一点回来。”

“什么事?”

小丫头不知道。

“今天后院有发生什么事吗?”

小丫头又摇摇头,没有。

林清远蹙眉,这么晚了……“郡主有没有带人出……算了,我去问庄嬷嬷。”说着大步跨了出去。

……

一座小巧齐全的宅院内,宋初语坐在珠帘后,脸色难看。

她不介怀让二哥以命偿命的去坐牢,但看到年轻的宋贰后,想到有些事宋初杰还没有做的无药可救。



敬客楼,雅间内。

宋初语不好奇,有人好奇。

坐在她旁边的两位贵女打开窗,好奇的探出头:“好像有人高中了?”

“竟然中了状元!”

“郡主,你快看啊。”

宋初语慢慢捡起掉落在脚边的手帕,悠悠然放在膝上。

外面已经锣鼓震天、闹成一片。

“恭喜掌柜的慧眼如炬!”

“敬客楼要改成状元楼了!”

掌柜的笑的格外畅快:“当初我看康学子便卓尔不凡,有一种文曲星的贵气,果然中了!”

上京城沉寂六年后,第一场科举考试的状元,怎么不值得恭喜。

康睿站在人群中,克制不失节气的回礼,端方沉稳。

兵部尚书之女江筝,不自觉的抓住宋初语的手:“郡主,状元郎长的真好看。”

宋初语笑着给自己斟杯茶:“好看就好。”他当然好看,未曾被岁月染色的年岁,才能与孤傲并重,也曾迷过她的眼。

江筝嗔她一眼:“郡主都没看就敷衍我。”又巴巴看向窗外,突然惊呼一声:“啊!小心。”

来了。

刘雅风同时惊呼出声,继而,松口气,举止雍容大方:“幸好没事。”

江筝惊疑不定,转过头,拍拍胸口:“好惊险,要不是状元郎小女孩就危险了,状元郎人真好,就差一点,小孩就受伤了。”

刘雅风羞涩的点点头:“是啊,状元人很好。”

宋初语笑笑,她们把事情想简单了。

从捷报传来那一刻,他的仕途就开始了。

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即便一开始是无心之举,后来将小姑娘交到她父母手里,更多的是为前程考虑。上京城的门客派系、繁杂万千,考察品性的不在少数。

“状元郎看着年岁似乎不大?”刘雅风声音很小。

宋初语的视线从她身上略过,又漫不经心的移开。

刘雅风脸颊通红:“我不是那个意思……”

江筝没心没肺的点头:“我看着年龄也不大,郡主,我听到他们说状元郎叫康睿,我哥哥好像买过他一幅画,郡主,你说——我哥哥是不是很有眼光?”说完,意有所指的眨眨眼。

宋初语仿佛没看懂她的意思,她不可能和江家联姻:“是,最有眼光。”

“我家好像也有一副……”刘雅风声音更小了。

宋初语将斟好的茶推到刘姐姐面前,情窦初开,多么熟悉,只是明年初,秦莲秀就会带着孩子找过来。

宋初语可不觉得对方是省油的灯,刘姐姐未必是她的对手。

不过,也许自己杞人忧天也说不定,这次没有自己‘逼婚’,秦莲秀或许根本不用委屈自己。

庄嬷嬷掀开帘子,看到郡主松口气:“奴婢见过郡主,见过两位小姐,郡主,府里的马车到了。”

宋初语起身。

丫头、仆妇立即收拾郡主的东西。

宋初语缓缓颔首:“我先走一步。”

所有人起身:“恭送郡主。”

……

敬客楼外停了一行华丽的马车。

御林军开路,所有闲杂人等禁行,压迫感十足。

最中间的华丽马车上缀着安国公府的标致,四匹脚踏白雪的棕色骏马并驾齐驱,单是一匹拎出来,已是上京六品官员一年的俸禄,更何况有四匹同列。

庄嬷嬷恭敬的掀开车帘:“郡主,可是要回府。”

“去长亭街。”

“是。”

车架缓缓驶离,行人才渐渐又行到中间。

……

脏乱的城西区,林清远压住涌到胸口的腥甜,将人高马大的男人按进粪坑里,嘴角轻蔑上扬:“清醒了!”

屠户奋力挣扎:“唔,唔……”

妇人打扮的少女怔怔的看到这一幕,脸上的淤青触目惊心:“林哥哥…… ”她没想到,时隔多年,她能再见到他,不远万里救她与水火,如果当初……

“要活的还是死的。”林清远仿佛在说事不关己的话,消瘦的手掌紧紧压着男人的脖子,随时能折断。

大汉挣扎的更加用力。

少女软软的倒在地上:“但凭……林哥哥做主。”

咔嚓!

惨叫声戛然而止。

……

林清远知道自己是臭水沟的老鼠,却有点不认命的执拗。

小时候,别人掏粪,他钻学堂狗洞。

别人耕地,他在沙子里写字。

人人笑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他也笑自己贱命一条却想逆天。

可他不敢停下来,下毒、暗杀,想他死的人太多,他要带着母亲走出来,就不能停下来!

林清远转着手里的折扇,身形修长,身体却没个正行的靠在博古架上。

一身粗布短衫,一看就买不起这里的东西,语气却丝毫不见窘迫:“这把折扇也太贵了,你便宜点卖给我,当结一个善缘。”

跟你结什么善缘!掌柜的被吵的头疼:“五百文,一文不能少。”这年轻人,每天都来,雷打不动,他文房楼就没卖过这么便宜的东西,若不是年轻人看起来不像脑子有问题,早打出去了。

林清远陪着笑:“这样,三百八十文,我二话不说,直接拿走。”

“你直接把我拿走得了!走,走,别捣乱!”

女子的声音缓缓响起:“掌柜的,三百八十文给他吧。”

林清远回头,透过博古架的缝隙,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子,一袭雪云纱的长裙,襦裙上金线环绕,走动间熠熠生辉,手腕上的掐丝手镯雕刻精美,巧夺天工。

粉白的脸颊如上好凝脂白玉,眼睛比明月耳裆还要好看。

林清远愣了一下,满室的珍宝成精,都衬不起她一丝容貌。

林清远移开目光。

掌柜的早已恭敬的上前:“小的见过安国郡主,安国郡主福寿康泽,平——”

“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回郡主 ,好了好了,郡主楼上请。”

宋初语上楼,自始至终没往少年站的地方看一眼。

林清远脸上的笑容已经收起,手里的折扇放回博古架上,神色悠悠,他虽不觉得自己多出众,可也没有透明到不值得多看一眼。


宋初语看他一眼,这些事林清远不应该没有考虑过,但他做不合适,她就做了,宋初杰要动,宋初杰身边的人更要动,蛇鼠一窝:“算了,时候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了知道怎么说吧?”


“小的……染了风寒,今晚没见过任何人。”宋贰嘴唇苍白,瑟瑟发抖。

“再敢帮二爷物色人,我就让你在京兆府尹的大牢里被老鼠啃干净!以后你家二爷想出去玩,你怎么说?”

“二……二爷,没有货……”

“错了,你就让人——”宋初语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宋贰脸色惨白,像死了一样,他不敢,他不敢。

“怕什么,做隐秘点,不试试他加注在别人身上的怎么知道他做了什么?你说是不是?”

宋贰吓的慢慢的往后爬,郡主可是二公子的亲妹妹……

如果不是亲的,宋初语早让宋初杰死一百回了:“你放心,明晚我找宋达也这么聊聊,他会帮你的。”

宋贰如坠冰窖。

“行了。”宋初语起身:“送他回去。”

“是。”

宋初语擦擦手,她明白,她就是给宋初杰身边换了人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不如让他身边的人盯着他,时时刻刻约束他所有的行径。

但这些毕竟是下人,有些事他们不方便做,可宋初杰的事迫在眉睫!不行了就再养两条狗,看到他调戏妇人,立即往关键地方咬,不信掰不正他那些臭毛病!

她是可以做的再直接一点,比如,不委婉的对宋初杰动手。

可是父母在……她母亲对她宽容,对二哥同样宽容,她老人家宁愿看着国破家亡也不想看到他们兄妹自相残杀,愚昧又赤诚。

……

宋初语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你们就别进去了,免得吵醒老爷了。”

“是。”

宋初语轻手轻脚的进去,刚要拆头上的发钗,就见林清远一动不动的坐在床头看着她,吓得她赶紧拍拍胸口,缓解了好一会,才把最近的烛火点亮。

林清远见状,也不敢动了,怕吓到她。

“怎么还没睡,马上要上衙了,一晚上没睡?”她跟庄嬷嬷说了,不让林清远等她。

林清远精神还好:“睡不着而已,事情处理好了?”

宋初语拆着头上的碧玉钗环:“嗯。”

“饿了吗?”

林清远不说还好,一说,确实有点饿了。

林清远起身,吩咐厨房准备些清淡的吃食,走到她身边帮她拆头上的珠翠。

“让微蕊来就好。”

“左右我也无事。”林清远看着她摘耳坠的举动,突然有些愧疚:“二哥的事我处理的是慢了些,我……”

宋初语打断他,轻轻握住他的手:“这件事怎么能怪你,他什么样我心里清楚,他也该有个教训。”

林清远却觉得如果自己做的再快一点,让二哥老实一点,郡主就不用亲自出手。他们再怎么说也是两兄妹,有些事她不方便直接出面,就需要他雷厉风行一些,是他考虑不周。

宋初语觉得林清远是妹婿,宋初杰又是自己娘家人,做的狠了不合适,很多时候便不方便动手,还是她多处理一些比较好。

宋初语不经意看到镜子里他的神色,忍不住笑了:“怎么了?”落寞什么?

“没有。”林清远将朱钗放下,又拆下一颗蓝翠,她的头饰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丰富。

如果不是娶了郡主,他大概一辈子也分不清,整幅头面该有108件配套,还是68种款式。

宋初语无奈,她觉得他做的很好,可自己的事并不都需要他处理。

她就算不出仕,也没想过完全依赖谁,但又不否认,有林清远在,她会放心很多:“我二哥被家里惯坏了,若是放任不管,早晚会出事,我不希望因为他这点小事让你不高兴,而且,我知道你一直对我二哥的事尽心尽力,所以,如果有话别憋在心里,说出来好吗?”

林清远看了她一眼,见她目光坚定、纯粹单纯,心中不禁自嘲,看来他也并不是无欲无求,到底是希望她依赖自己多一点,好证明他尚有丝用处。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误区。

林清远平复下挣扎了半宿的心神,抬手替她摘下另一边的耳坠,落在掌心,红欲滴血:“是我狭隘了。”

宋初语笑着靠进他怀里:“不,你无限广袤。”其实有件事她一直没说,上辈子,谁想让安国公府名存实亡,康睿又在架空岳家上起了怎样决定性的作用,这种事,只要想一想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可兄长已经如此,子女又到了婚嫁的时候,她像被捆住翅膀的雀鸟,不瞎也得装瞎。

如果上辈子,康睿做到林清远做到的,力挽大夏半壁江山,真的庇护了宋家兴亡,她怎会介意区区一个嫂子是不是他娘子的事。她多不懂事才会将自我恩怨凌驾于国仇、家兴之上,可到底,他才是罪魁祸首,他所谓的维护、所谓的尽力,都是他自己往上爬的工具,才会让他的歉意显得苍白又恶心。

林清远笑了,不知道她怎么每天都能变着花样夸他。

“当然是因为心中所想,脱口而出了。”

林清远让她去洗漱。

“那你要说你没有不高兴。”

“我真的没有不高兴,就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不够好。

“头低一点。”

“嗯?”

“低一点。”

林清远弯下身。

宋初语捧住他的脸:“我们清远最好,有你陪在我身边,我觉得非常开心,再说了,你到底是女婿,你若是动我哥一根毫毛,你看看你丈母娘怎么煽风点火的讽刺你,我动手就不一样了,她顶多骂我一声小兔崽子、搅家精,骂完过两天还得给我说好话,求着我回去,你行吗,恨上你都有可能。”

林清远将下巴完全陷入她手心,像从洁白睡莲上结出的寄生果,他依附着她得到了所有,她却不觉得她是供养者:“娘才舍不得说你。”

“所以,不要不开心了,你不知道上次我回家见到我哥老老实实在家里多惊讶,我们清远很厉害的。”

是你给的机会,林清远慢慢低头,唇瓣触碰到她的手……

微蕊端着饭菜进来。

林清远骤然站直,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已经摘好了,吃……吃点东西再睡。”

宋初语哭笑不得:“微蕊,你下次进来能不能敲敲门。”

微蕊冤枉,她是贴身大丫头,守在主子床边伺候的人,就是主子床第间的事她都该知道的七七八八,什么事是她不该见的,就老爷矫情。

他只是还不习惯,给他点时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