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小说屋 > 现代都市 > 优秀文集官途

优秀文集官途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张元庆林翠柔是都市小说《官途》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一颗水晶葡萄”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领导病逝许多天了,他依旧恍如隔世。从进入官场那天起,他就被领导赏识,提拔,甚至每次惹下小麻烦,领导也没怪过他。如今,他却只能在领导的葬礼上沉默……夫人:“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夫人,节哀。”他明白,夫人这是让他避嫌呢,可这官场上的种种联系,岂是避嫌就能躲掉的?他本以为,这辈子可能就止步于此了,甚至被调到更远的地方。可谁知,在他求官的这条路上,又出现了新的贵人……而领导的夫人,竟然隐藏着惊天秘密!...

主角:张元庆林翠柔   更新:2024-05-23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林翠柔的现代都市小说《优秀文集官途》,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元庆林翠柔是都市小说《官途》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一颗水晶葡萄”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领导病逝许多天了,他依旧恍如隔世。从进入官场那天起,他就被领导赏识,提拔,甚至每次惹下小麻烦,领导也没怪过他。如今,他却只能在领导的葬礼上沉默……夫人:“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夫人,节哀。”他明白,夫人这是让他避嫌呢,可这官场上的种种联系,岂是避嫌就能躲掉的?他本以为,这辈子可能就止步于此了,甚至被调到更远的地方。可谁知,在他求官的这条路上,又出现了新的贵人……而领导的夫人,竟然隐藏着惊天秘密!...

《优秀文集官途》精彩片段


之所以不给张元庆配电脑,无非就是冷淡他,反正任潜学早就对秘书科的编制虎视眈眈了。

经过昨天的谈话,任潜学觉得张元庆没啥背景,所以就更加没把他当回事。

现在周强斌过问,老任只能把陈强给推出来。作为下属,背锅是你的本分。

陈强不能得罪老任,但是他也不能说流程慢,否则就得罪了其他科室。特别周强斌的意思不好揣摩,万一他真的把其他部门拉来,当面对质,自己就死得更惨。

所以陈强被逼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

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

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个七伤拳打得不完整啊,伤害值在自己这边拉满了。您二位是一点没有沾到。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陈强叠声答应下来。

钟颖在一边只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陈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银币,竟然也有今天。

其实今天上午这个老银币要是不生事端,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犯贱,非要去拨弄是非。现在好了吧,被骂得跟孙子一样。

任潜学来回骂了两三轮,看到周强斌的脸色转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任潜学虽然挂了一个第一副秘书长的职务,实际上要不是兼着办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

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

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

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都是低头称是。

“小张,你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任主任汇报,有困难就提出来。作为秘书科,你连最基本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那是非常不合格的。”周强斌转过头,不轻不重又说了张元庆一句。

张元庆心知,这是领导做给别人看的。不仅不是批评,隐隐说明自己是他罩着的人。

张元庆也是点了点头:“周市长说的是。”

周强斌点了点头,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收拾一下,九点钟跟我一起出去调研。”

话音一落,屋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虽然没点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张元庆说得。

任潜学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陈强哪里能坐得住,假装送文件出去了。

钟颖乐了,悄悄跑到张元庆身边,低声说道:“张哥,你真牛。我就知道,你背景不简单。”

随着钟颖靠近,张元庆隐隐能够嗅到她身上的味道。与林翠柔、林钰她们身上的熟女气息不同,她身上是一种清新的香气。

她还特别喜欢弯腰凑在张元庆身边说话,轻易就能够看到她那一抹雪白的沟壑。

张元庆强自镇定,淡淡说道:“你从哪能看出我背景不简单?”

“那还用说,周市长能够过问你的处分,把你弄回来。就冲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我爸说了,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想不通这一点,在官场上走不长。”

钟颖得意的说到。

张元庆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爸爸到底是谁,应该是个官场老江湖了。而且能把女儿调到这个地方,马力也不小。

他脑海里面闪过几个局长的名字,发现没有姓钟的。也有可能,她的父亲不是本地官员。

和钟颖聊了几句,也没有探到她的底。张元庆赶紧找个公文包,然后到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

站在周强斌的办公室门口,张元庆忍不住想,钟颖父亲说得对,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那么这个大领导,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厚爱。

把自己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今天早上还为自己出头。

难道是为了靳书记,毕竟靳书记和周强斌一样,都是从省里下来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如果靳书记离开之前打了招呼,周市长的行为就能解释了。

只是自己不过就是靳书记的秘书而已,他把自己调到办公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必要为自己出头。

思考这些问题,时间过得很快。十分钟之后,周强斌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张元庆乖乖站在门口等待,有些意外。

不过周强斌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张元庆下楼上了车。

上车之后,周强斌对司机说道:“开车去产业城。”

司机姓乔,叫做乔强,退役军人出身,在市政府开车也有三年了。

张元庆看了他一眼,于是学着他的样子,默不作声。

车子开出市政府之后,周强斌忽然开口:“小张,你对海云集团了解不了解?”

张元庆一听这个公司名字,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周市长,这个公司我很了解。公司成立有二十年,主要经营业务……”

张元庆将公司情况,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周强斌大概是没有想到,张元庆竟然了解的这么详细,这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

张元庆不等领导发问,主动承认:“这家公司老板叫做裴碌,是靳书记的老同学。”

周强斌这才恍然:“他跟老靳是老同学?难怪!”

周强斌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了。

张元庆却心思百转,周强斌这番话不像是试探,他恐怕不知道靳书记和裴碌的关系。

这么一想,这位周市长应该和靳书记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所以之前,张元庆猜测周强斌会不会因为靳书记,而对自己厚爱。他现在觉得,猜测是错的。

如果靳书记打电话让周强斌关照的话,不会只提到自己,肯定也要提到裴碌。

毕竟靳书记重病住院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裴碌还来看望他,丝毫没有避嫌。这对于人情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了。

周强斌又开口:“送你代金券的人,是不是这个裴碌。”

张元庆赶忙将这件事解释了一下,说明了这是他们同学之间的人情,只是靳书记转赠给自己了。

周强斌听完之后,半晌才缓缓说到:“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也不知道这番话,是说裴碌还是说张元庆。

周强斌忽然又出了一道送命题:“小张,凭你的感觉,我和老靳有什么不一样。”

张元庆无语,这怎么回答?这问题堪比女人的绝命题,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救谁一样了。说什么都是错。

之所以不给张元庆配电脑,无非就是冷淡他,反正任潜学早就对秘书科的编制虎视眈眈了。

经过昨天的谈话,任潜学觉得张元庆没啥背景,所以就更加没把他当回事。

现在周强斌过问,老任只能把陈强给推出来。作为下属,背锅是你的本分。

陈强不能得罪老任,但是他也不能说流程慢,否则就得罪了其他科室。特别周强斌的意思不好揣摩,万一他真的把其他部门拉来,当面对质,自己就死得更惨。

所以陈强被逼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

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

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个七伤拳打得不完整啊,伤害值在自己这边拉满了。您二位是一点没有沾到。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陈强叠声答应下来。

钟颖在一边只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陈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银币,竟然也有今天。

其实今天上午这个老银币要是不生事端,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犯贱,非要去拨弄是非。现在好了吧,被骂得跟孙子一样。

任潜学来回骂了两三轮,看到周强斌的脸色转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任潜学虽然挂了一个第一副秘书长的职务,实际上要不是兼着办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

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

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

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都是低头称是。

“小张,你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任主任汇报,有困难就提出来。作为秘书科,你连最基本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那是非常不合格的。”周强斌转过头,不轻不重又说了张元庆一句。

张元庆心知,这是领导做给别人看的。不仅不是批评,隐隐说明自己是他罩着的人。

张元庆也是点了点头:“周市长说的是。”

周强斌点了点头,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收拾一下,九点钟跟我一起出去调研。”

话音一落,屋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虽然没点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张元庆说得。

任潜学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陈强哪里能坐得住,假装送文件出去了。

钟颖乐了,悄悄跑到张元庆身边,低声说道:“张哥,你真牛。我就知道,你背景不简单。”

随着钟颖靠近,张元庆隐隐能够嗅到她身上的味道。与林翠柔、林钰她们身上的熟女气息不同,她身上是一种清新的香气。

她还特别喜欢弯腰凑在张元庆身边说话,轻易就能够看到她那一抹雪白的沟壑。

张元庆强自镇定,淡淡说道:“你从哪能看出我背景不简单?”

“那还用说,周市长能够过问你的处分,把你弄回来。就冲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我爸说了,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想不通这一点,在官场上走不长。”

钟颖得意的说到。

张元庆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爸爸到底是谁,应该是个官场老江湖了。而且能把女儿调到这个地方,马力也不小。

他脑海里面闪过几个局长的名字,发现没有姓钟的。也有可能,她的父亲不是本地官员。

和钟颖聊了几句,也没有探到她的底。张元庆赶紧找个公文包,然后到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

站在周强斌的办公室门口,张元庆忍不住想,钟颖父亲说得对,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那么这个大领导,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厚爱。

把自己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今天早上还为自己出头。

难道是为了靳书记,毕竟靳书记和周强斌一样,都是从省里下来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如果靳书记离开之前打了招呼,周市长的行为就能解释了。

只是自己不过就是靳书记的秘书而已,他把自己调到办公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必要为自己出头。

思考这些问题,时间过得很快。十分钟之后,周强斌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张元庆乖乖站在门口等待,有些意外。

不过周强斌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张元庆下楼上了车。

上车之后,周强斌对司机说道:“开车去产业城。”

司机姓乔,叫做乔强,退役军人出身,在市政府开车也有三年了。

张元庆看了他一眼,于是学着他的样子,默不作声。

车子开出市政府之后,周强斌忽然开口:“小张,你对海云集团了解不了解?”

张元庆一听这个公司名字,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周市长,这个公司我很了解。公司成立有二十年,主要经营业务……”

张元庆将公司情况,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周强斌大概是没有想到,张元庆竟然了解的这么详细,这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

张元庆不等领导发问,主动承认:“这家公司老板叫做裴碌,是靳书记的老同学。”

周强斌这才恍然:“他跟老靳是老同学?难怪!”

周强斌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了。

张元庆却心思百转,周强斌这番话不像是试探,他恐怕不知道靳书记和裴碌的关系。

这么一想,这位周市长应该和靳书记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所以之前,张元庆猜测周强斌会不会因为靳书记,而对自己厚爱。他现在觉得,猜测是错的。

如果靳书记打电话让周强斌关照的话,不会只提到自己,肯定也要提到裴碌。

毕竟靳书记重病住院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裴碌还来看望他,丝毫没有避嫌。这对于人情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了。

周强斌又开口:“送你代金券的人,是不是这个裴碌。”

张元庆赶忙将这件事解释了一下,说明了这是他们同学之间的人情,只是靳书记转赠给自己了。

周强斌听完之后,半晌才缓缓说到:“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也不知道这番话,是说裴碌还是说张元庆。

周强斌忽然又出了一道送命题:“小张,凭你的感觉,我和老靳有什么不一样。”

张元庆无语,这怎么回答?这问题堪比女人的绝命题,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救谁一样了。说什么都是错。


看到这试卷,张元庆有些感兴趣。自从毕业之后,再也没有接触过这些题目了。现在看去,—些曾经学习的知识,又出现在脑海里面。

张元庆随手拿出—支笔,在试卷上写写画画起来。周依依已经做完了,不过他看出其中不少问题,所以下意识完善了—下。

正在写得不亦乐乎之时,—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在干什么?!”

张元庆这才缓过神来,周依依的试卷,被自己已经画了不少了。

抬起头,冰霜小女生周依依,直勾勾盯着自己。

张元庆原本想要道歉,不过觉得这种小孩正在叛逆期,自己就算道歉也是自讨没趣。

他不仅没道歉,反而理直气壮直视对方:“我看你解题思路有些偏差,—时手痒。如果把你卷子弄脏了,我可以赔你—份。”

张元庆虽然是周强斌的秘书,但是他觉得那是工作上的关系,不代表自己看到领导家小孩也要卑躬屈膝。

张元庆的态度,令周依依有些不适应,她上前—把夺过试卷,怼了—句:“你不过就是—个秘书,你装什么装!”

张元庆闻言,皱起了眉头:“秘书是—份工作,就和普通工人、清洁工—样,都是—份工作!无论你是什么出身,如果对别人的工作没有尊重,那我觉得你也获得不了别人的尊重,换言之人品有问题!”

论嘴皮子,张元庆还没输过。最关键是他心态好,这是官场必备素质。

“你说我人品有问题?”周依依柳眉倒竖,“这是我家,我不欢迎你!”

这句话翻译—下,就是滚的意思。换做别人,只怕尴尬又难受。

张元庆可是面对金军等人羞辱丝毫不动的人,怎么可能被—个小姑娘拿住,他淡淡回应:“这是周市长的家,你只是家庭成员之—。我无论是以下属身份进来,还是以别的什么身份,进门就是客,你要赶客人走么?”

周依依显然被张元庆的态度激怒了,抄起了—旁的杯子。张元庆则拿起茶几上的—个苹果,当着她的面直接掰开了。

“忘记跟你说,我曾经在学校学过散打,你最好跟我客气—点说话。我上高中的时候,村边的小混混都不敢跟我掼杯子!”

果不其然,对于这种小孩,还是武力震慑最管用。看到张元庆冰冷的脸,再看被轻松掰开的苹果,周依依也不敢有什么过激动作。

周依依大概是第—次在家被人镇住,她竟然有些无可奈何。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试卷:“好,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在我试卷上乱画,这事都没完。等我爸回来,我如实告诉他。”

张元庆冷笑—声:“狗咬吕洞宾,我在大学四年,拿了四年奖学金。我做家教带过的学生,考上清北的都有。我教你,你难道不应该感谢。”

“呵,吹牛谁都会,忘记跟你说了,我成绩在学校前十,你在我跟前冒充学霸?”

周依依自然不服,她自幼就有名师辅导,在学校也是学霸,还没有服过别人。

周依依说着,就开始看试卷上的题目。专门找张元庆改正的地方看,要是被她找出了破绽,肯定要毫不留情揭露出来。

然而当她仔细看改正过的地方之后,仔细推演了—遍,竟然发现对方的思路比自己的解题思路还要清奇、高效。

怎么可能?周依依又看向第二题,同样的,张元庆改正的地方,都是关键的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